35982407  
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35982407
↑圖源來自,如有侵權請告知會立即撤下。



一不小心就好像被打開了什麼開關OO......
好喜歡團長SAMA啊///////////////

是說因為這只是不小心被打開開關時所產的產物,大概把セト、カノ的視角也打一篇出來之後還會不會有陽炎系列的同人出來我也不知道呢OO.....

但我會一直喜歡團長大人的////////////////

還有啊QQ家寵也好喜歡文乃QQ 


團長 = KIDO(キド) = 木戶つほみ(上圖中間的人物)


還有!!真的非常抱歉本人渣腦就只能打出這種東西了(倒地)

 


 

 

── 大家都是一樣的、一樣的喜愛著文乃姊。

最最喜愛的文乃姊。

 

 

つほみ隨意的瞄過自己眼前的兩個男孩,就又將視線給收回了,一臉不感興趣的樣子。在她國一那年突然的被人從孤兒院帶到了這棟白色的建築物內,又隨意的被人通知說接下來要和這兩個男孩成為家人,自己的人生、怎麼總是這樣子的呢。將自己帶來這座建築物內的博士,推著比自己還要高出許多的女孩的肩膀到了自己的面前,介紹的說這是我們三人的姊姊,但是明明看起來一點也不可靠啊...,つほみ如此壞心的想著。從小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但自己不僅是很容易的被人給忽視、連人們看見自己通紅的雙眼時,露出的厭惡的神情,也總讓她將頭微微低下,不與人對上眼。 つほみ下意識地抗拒承認眼前這眼神帶著些許不安的女孩作為自己的姊姊,而就算那兩個男孩也有著與自己相同顏色的雙眼她也一點也不感興趣。

文乃。從她口中緩緩道出的名字。
帶著顫抖的聲音也透露了對方的不安。將頭撇向另一頭,つほみ抗拒在看著對方的臉龐,明明就是毫無血緣的陌生人,她、才不會就因為一句話就承認對方是自己的姊姊呢。右頰上貼著的藥布讓她看起來整個人是更加的冷漠。

被帶來的三個孩子鮮紅的眼中、隱藏著大人們所不知的過去。

── 不一起玩嘛? 那句話是被他們稱之為姊姊的文乃對她說的第一句話。 蹲在自己面前,此時的つほみ這才仔細的端詳起對方的臉龐,長長的睫毛,不同於自己那開朗長駐笑顏的臉。
── 走吧!
語氣開心的對著自己說,牽著つほみ的手向前,走往另外兩個男孩身邊,兩人身周散落的玩具,文乃隨手的拿起了個布娃娃。「來,跟我一起玩吧!つほみちゃん。」 右手傳來的熱度。她膽怯的伸出手接過了娃娃,儘管又舊又贓的,但つほみ總覺得上面好像殘留著些許溫熱,來自於文乃姊的體溫。

祈禱著幸福吧、哪帕未來的日子有著何等的悲傷。

接下來的日子,到底是怎麼跟兩個男孩好起來的她自己也不明白,但想想這大概就像文乃姊說的那樣,因為是家人吧。拉了拉頭上的帽子,那是他們最最喜歡的文乃姊做給他們的衣服。而小英雄的遊戲還沒結束,還沒有將姊姊給救出來呢。


對吧?セト、カノ。

 


 


高木由麻奈今天的三個題目是:「融雪」、「向日葵」、「懊悔」。

 

面對久違的陽光高木不禁想在這時候看看向日葵,不過在這種雪才剛融解的日子高木實在不應該期待能看見向日葵的。嘲笑著自己的想法,穿上了皮鞋。儘管知道外頭並沒有因為陽光而暖活多少、空氣還是透著絲絲涼意,可是高木卻是毫不在意的只套上了件米白色的針織杉就打算出門了,明明是最喜愛的假日卻因為高三生的關係不得不到校補習,總感覺有點讓人提不起勁啊,在打開家門時高木鬱悶的想著。一路上踢著小石子,走往學校。


踢。
── 在一顆.....,啊、歪了....。
『你啊....、一大早的就這麼無聊嘛?』
── ?
將是現轉向站在轉角處的人,上野乖巧背著書包上學的樣子看起來就像個優等生,明明與自己是如此的不同啊...。從小就認識的兩個人真要說共同點的話,大概就是說冷笑話的功力一樣強吧,可能就是因為這個共通點兩個人的感情才會如此的好吧,高木這麼想著。『早安!かすす!』

「恩、早。」『嗚...,還是好冷淡啊...。』
「唉...、」

 

「手啦!快走吧、上學要遲到了。」主動牽過高木的手,上野一如往常的領著高木邁步走往了學校。
雖然高木想要告訴上野自己想看向日葵的這個想法。但在對方牽過自己的手時,就被高木自己給抹去了。看向日葵什麼的這想法果然太愚蠢了,因為自己不就是一心一意的向著上野的向日葵了嘛?

 




以上w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家寵 的頭像
家寵

TO DAY IS YOUR DAY。

家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