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LESS

我實在不知道該取什麼名稱了,五個字一直音樂老師音樂老師的叫慣了。

本來想直接叫音樂老師,不過好像又很怪(?)

順帶會選這首歌不過因為是擺合(?)曲,如果硬要說跟音樂老師有什麼關係的話大概就是我碼音樂老師的時候都是聽這首吧(燦笑)

還有啊,手感xi還沒有回家大家多擔待了(?)

 

About RYU HWAYOUNG 。此篇密碼在文章最後(笑)請自行斟酌拿取 ^^


tumblr_m6kv3tIYC41rzwhl3o1_500  

 

 

貝多芬 土耳其進行曲F調

手指在鋼琴的黑白鍵上來回穿梭,一鍵又一鍵有節奏的按壓著。

耳邊響過那快速的連音,手指看似靈活且快速的在琴鍵上揮霍。


好像困難但其實是普通鋼琴初學者就應該要會的。
以上是她姐姐對著她說的。


想到就覺得討厭。


『同學,你不回家嗎?』
最後的尾音落下。
柳花英煩燥的看往了練琴室門口。
「呃啊啊,都是你害我彈錯了啦。」

刻意擰起來的眉頭還有把頭輕放在琴鍵上的動作讓站在門口的來人輕笑出聲。
像風鈴響起時一般清脆而明亮的笑聲,頓時讓柳花英完全忘了對方的臨時闖入讓自己不小心彈錯音這件事。

真的是很漂亮的人呢。
細緻的五官,散落在肩膀附近的長髮。

她想她緊張到有些呼吸困難了。
『真是不好意思呢,但其實這邊慢一點感覺會比較輕快喔。』
對方好聽的聲音這次落在了柳花英的身周,她慌張的站起了身子,連鋼琴椅也都給推開了。
一時的驚嚇,讓柳花英忘了去拉回椅子。
但對方像是不在意的自行將椅子拉近鋼琴,便坐在上面彈奏起輕快的曲調。

 

側臉被餘暉照的閃閃發亮。
柳花英想她是不是臉紅了,不然怎麼明明涼爽的教室怎麼讓她覺得好熱。

 

她伸手小力的扯了下繫再自己領口的黑色領帶。
接著對方就開口了。


『我叫李居麗。是三年七班幼保科的班導師哦。』

 


好漂亮的老師。

 

 

老師?

 

莫札特 小星星變奏曲 C大調

 

「好煩為什麼要比賽啦」
柳花英俐落的替音樂的最後結了尾,就草草地從鋼琴椅上起來,換將李居麗給推坐到鋼琴椅上。
然後以手撐著鋼琴,甩賴的噘起了嘴。
但李居麗像是還反應不過來的坐在鋼琴前愣了一兩秒,接著才反應過來對柳花英露出了微笑。

微彎起的眼睛笑起來時總那麼溫柔呢。

雖然不知道是誰先提議說要為了比賽而一對一鋼琴教學的,但柳花英卻慶幸著自己當時的自己並沒有提早先走,才能進而與李居麗熟識。
『不比賽的話我就沒必要指導妳鋼琴囉』


「咦──!?沒有這樣的吧!就算不比賽老師還是要負責指導學生的不是嗎」
柳花英帶點耍賴的語氣拉聳起眉毛,裝出很是委屈的樣子。
但李居麗只是抬手摸了一下柳花英的頭,接著鋼琴聲又響了起來。
真的是一首很令人放鬆的曲子,16分音符以及半音階的巧妙導入,襯托出一種華麗的效果,
李居麗輕闔著眼瞼,彈奏著鋼琴的樣子讓柳花英看的有些入迷。

如果就這樣喜歡上、也絕對沒關係的吧?
對嗎、最最親愛的居麗老師。

噔。
其實柳花英根本沒去計算到底和她持續這樣的練習有多少日子。
但一到下課就到琴房去,這幾乎成了習慣,而沒意外的總會看到李居麗坐在鋼琴前等著自己。


拍子忽然變成了三拍子,左手也以快速段落開始。
最後則以大跨度的漸強作為結尾。


『但妳不是幼保科的啊,快練習啦』
李居麗離開了鋼琴椅,再次將柳花英推回椅子上。
感覺著李居麗有些急躁的動作,柳花英也不太懂今天的老師是怎麼了。
大抵只能稍稍的感覺出來今天的老師特別的焦躁,連曲子的音都彈錯了。


『對了、今天的進度是將莫札特的曲子都練習過一遍喔』
柳花英正想反駁些什麼時,只看見了她拉開門準備離去的背影。


「老師妳....」

 

 


「怎麼了?」


貝多芬 悲愴奏鳴曲 第三樂章C大調


『是說啊,花英,你知道這首鋼琴曲,是在貝多芬父母剛好去世時完成的嗎?』
「這個我有聽孝英說過喔」

柳花英喜歡這首曲子,在第一次聽見的時候就很喜歡,第一樂章有些沉重、凝重還有一點點讓人熱血沸騰的感覺、還是第三樂章親切活潑給人一種青春期的不安與自信,整首曲子的感覺都讓柳花英喜歡。

『不過啊,花英還抓不到這曲子的感覺對吧?』
「嗯...只是一點點啦,比起夢中的婚禮這首好多了」
李居麗抬手將柳花英散落在臉側的頭髮給撥到耳後,對方一愣一愣的樣子讓李居麗輕笑出聲,拍拍柳花英的頭,李居麗就離開椅子站在鋼琴旁。

「嗚啊、我不是小孩子啦」

『這兩首曲子現在的你應該是抓不到感覺的喔,所以、絕對還是小孩子呢。』

對方帶點俏皮的語氣還有輕點著自己額頭的食指,都讓柳花英覺得臉頰發燙。
抓下對方停留在額頭上的食指,柳花英不服氣的瞪了李居麗一眼,但對方只是更加把自己當成小孩的拍了柳花英的頭頂,說著乖一點要他好好練習。

『花英、在一星期就要比賽了對吧?』
「所以老師你應該要花更多時間來指導我啊,總是先跑走....」
『喂喂喂、我可是比你早到』

── 比我早到我看不到你有什麼用啦。

柳花英鬱悶的用手指戳著同個鍵,噔噔噔的聲音在整間練琴室響著。
『花英、好好練習啊』
李居麗傾身指了指譜架上的第二小節,但柳花英靠在鋼琴上一點也沒有要動作的意思,令李居麗感到困惑。
「老師彈一次、」
『什麼!?這首你早就會了才不需要我教呢。』
「抓不到感覺啊,彈一次嘛..」

柳花英從來沒有跟誰說過,李居麗在彈鋼琴時微微闔起的雙眼、或是恬靜的樣子。
那些都是柳花英珍藏的寶藏。
事實上那些曲子她都會彈、但是柳花英還是深深的為李居麗彈鋼琴的樣子著迷。

『好啦、好啦,不過...彈完這首我就必須先走囉』

有好幾次柳花英都想著自己的任性是不是造成了李居麗的困擾,但只要聽到對方答應時卻又覺得先這樣就好,
其他的就給下次去想吧。

然後一次又一次的讓李居麗縱容她的孩子氣。

-
「喂、孝英...陪我回家。」

李居麗彈完一曲之後就馬上離開琴房了、從窗外望出去還能看到李居麗以半快走的腳步走向校門。
拿著手機放在窗邊台子上,還可以聽見自己姊姊的抱怨、一些絮絮叨叨柳花英沒聽懂的話。


天色還沒暗下來,嗯、正確來說是正在暗下來
然後李居麗的身影就不見了。

這樣的老師感覺還真像灰姑娘裡的仙杜瑞拉呢。
但找到他的王子是誰呢?


自己不是王子呢。


『柳、花、英!!走啦,回家吧』

站在門口的柳孝英身影太突兀、讓柳花英想哭。
結果到頭來自己最能依靠的還是自己的姊姊、

「孝英你來的太慢了啦」

在差一點自己就會哭出來的。

 

『囉唆、回家啦』

柳孝英強勢的拉過自己的手掌,緊緊的用她的覆住自己的。

笨蛋。

蕭邦 離別曲 E大調

叩、叩。
「啊、...」
還是沒有來啊。


比完賽後柳花英雖然還是會到練琴室,但卻沒有在琴房再見過李居麗了。
除去在走廊見到面的次數,柳花英都快以為李居麗不在學校了。
雖然是班導師,不過自從這屆的三年級生畢業後,幼保科的班導師幾乎就等同一起放假了。
拉著椅子放到了窗邊、從窗口看出去,柳花英似乎還能想起李居麗每次匆匆離去的背影。


咻的一下就什麼都不見了。


『花英?』
「老...啊、孝英。」

『你失望什麼啦。』

柳孝英有點傷腦筋的看著自己的妹妹,柳孝英一直都很疼花英。
就算是連喜歡上老師這件事情、柳孝英也只要花英好好拿捏分寸。

她不要她受傷,也不要她難過。

『不回家嗎?』
「還不想、孝英可以先回家,我會自己回家。」
柳孝英隨手在琴鍵上反覆的按著某個旋律,柳花英則還是興致缺缺的看著窗外。
餘暉映在對方臉上,倒是讓人感覺到了青春期的多愁感。

『我記得比賽的自選曲你是選了蕭邦的吧、老師幫你選的?』

「嗯、跟老師討論選出來的。」

『我等你吧。』
『等你想回家在一起回家吧。』

每首曲子有每首曲子所蘊含的情感,像是離別曲其實是在訴說離鄉時那種思念祖國的感情,
如果說是Richard Clayderman 的Mariage D'Amour,那大概就是少女對於婚期那種虛幻無期、對若有似無的夢境能實現的期待。

雖然總說沒辦法將Mariage D'Amour給詮釋出來,但事實上不過是因為這首曲子內含的深層悲傷,是柳花英不願去觸碰的。

『老師對你真的真的很好呢』
「啊?」

事實上柳花英很少跟柳孝英提起李居麗的事,但他相信自己的姊姊其實什麼都知道。
「孝英知不知道莫札特的雙鋼琴奏鳴曲?」
『知道啊、好了啦,回家吧。那種曲子你下次自己問居麗老師囉』

將琴蓋蓋上。
橘黃色的光線照在黑色的古典鋼琴上,顯的鋼琴有些老舊。
又往窗外看了下,操場上的也只剩零零散散準備回家的人了,視線掃過校門口時也沒看見李居麗的身影,柳花英只好自嘲的揚起嘴角走向柳孝英。

 

「今天輪到孝英煮飯喔。」

望著對方的稚氣的臉龐,她一臉寵膩的笑了。
『好啦。』


莫札特 雙鋼琴奏鳴曲 D大調

柳花英剛學鋼琴時在電影裡面看過男女主角對彈著他們第一次合奏的歌曲,接著男主角就跟女主角告白,兩個人順理成章的也就再一起了,所以柳花英曾相信自己也能有這樣的、、
好啦、其實她不相信,不過她喜歡那首曲子。
樂曲一開頭是兩架鋼琴一起彈出三個八度,然後就是一連串交互輪彈的明朗旋律,整首曲子兩台鋼琴的聲部會交叉進行,時而合奏、時而輪奏。


說真的柳花英真的沒有期待能跟誰一起彈奏這曲子、就連是自己的姊姊的孝英她也沒期待過。
但她曾經想過是不是能拜託李居麗陪自己練習這曲子。


嘛、但老師都已經不知道跑哪了。

就像童話裡的王子,第一次見到了仙度瑞拉時就深深的被吸引了。
不過十二點鐘響時公主就從王子面前逃走了,
而自己卻像失敗的王子,找不到十二點鐘響後掉了一隻玻璃鞋跑走的公主。


確切知道自己喜歡上了老師的時間點柳花英早就忘了,
但是每一次看著老師離去的背影,胸口好像被什麼東西擠壓著的脹痛感倒是越發明顯。

她還記得有次自己任性的叫李居麗在陪自己一下,她臉上很是困擾的表情讓自己倒是難過了不少天。
她第一次發現了自己有多任性妄為。
而柳花英也確定了、

李居麗不會為了她拋下什麼。
在她心中自己不過就只是位學生。

 

他們沒有交集了。

少了老師與學生這層關係、他們就沒有關係了。

I gave you everying , you gave me anything ?
(我給你我的全部,而你給了我什麼?)

再李居麗剛離開學校時,柳花英曾抗拒著任何跟李居麗有關的事物。
鋼琴、琴房、


學校。
連家裡那台被自己寶貝著的鋼琴也被自己以沒有時間再彈的理由送到親戚家了。


接著柳花英就休學了。

再次復學的時候已經是後一年的秋天了。
而之前使用的那間琴房也因為過於老舊而被封閉不開放練習了。

一切就像順著她的意那般,沒有人在提到李居麗了。
就如同平凡的高中生,與朋友打鬧著任憑時間的流逝,升上了三年級。
等待著畢業的到來。


Richard Clayderman Mariage D'Amour(夢中的婚禮)


本來想領完畢業證書就直接回家的。
但想想自己也不會回來了,就還是走到了輔導室想跟照顧了自己三年的老師說聲謝謝。


── 花英同學,今天李居麗老師有回來喔,你應該也很久不見他了吧,可以去校門口等等看說不定她還沒走喔。


輔導室的孝琳老師用著燦爛的微笑對自己這麼說著,但柳花英卻像喘不過氣那般倉皇的逃出了輔導室。
連謝謝也沒有說。
快走著想快點回教室拿書包然後回家了。


『花英?你怎麼在這邊?』

不過剛轉角上樓梯就看見了,

居麗老師。

如果李居麗沒有離開的話他應該會說著畢業快樂吧。
雖然自己遲了一年才畢業。

「居麗老師、我畢業了喔!」
就算聲音都微微顫抖著,柳花英還是揚起了微笑。

『啊?哦嗯,畢業快樂喔花英。』

還是記憶中的老師,連原因都沒有問的就說出了畢業快樂。
但李居麗走下了樓梯停在比柳花英高一階的階梯上與她平視著,

伸出了雙手環著柳花英的脖子將她抱了個滿懷。

『畢業快樂呢』

畢業證書被柳花英緊緊的棬著,在大力的話可能就會整張變的皺皺的了。
『妳這孩子不要在哭了啊,真是的還是這麼愛哭呢。』
「老師、、我們去彈鋼琴好不好?」

隨意的抹去臉上的液體,柳花英就從階梯上站起來,揚起笑向著李居麗伸出了左手想將她拉起身。
「老師,走吧。」
柳花英想自己也想替李居麗在右手無名指上套上戒指。
閃爍著光芒。
柳花英覺得過於刺眼,將李居麗拉起身之後就放開了她的手。


柳花英想過很多種可能,其中也有在也見不到李居麗這一項,
右手八度、重複著主旋律,具有清新、清脆、亮麗的氣質與明快的聽覺效果。
這大概就是Mariage D'Amour的特點。

應該說柳花英本來就只想過不會在有機會見到李居麗這一個選項,
不過童話就要結束了。

公主被真正的王子找到了。

『花英有喜歡的人了吧?』

稍微頓了一下才又接著談下一個音符,柳花英也沒想過李居麗會問自己這種問題。
柳花英從來沒猜透李居麗過。

「有的喔,而且她很溫柔,不過我沒有辦法帶給老師看了呢」
最後一個尾音落下,柳花英轉頭看著李居麗露出苦惱的表情。

「我不會在回來學校了,老師也不會了吧?」

從見到她開始李居麗就一直保持著微笑,永遠永遠對自己都笑著。
任性的時候也是笑著說不行,但一點威嚇力都沒有。
被耍的時候也是笑著說真是的不要這麼幼稚整老師,但只讓人覺得很有趣。

柳花英知道人都有脾氣,不過李居麗對她就像對待小孩子那般縱容。

所以從一開始他們的立場就是不對等的。

「老師?」
『啊嗯,花英妳等等要自己回家?』
將琴蓋蓋上。

「沒有,等等孝英會來找我」
『那我就放心了,妳啊,畢業之後要好好的不可以讓家人擔心知道嘛!』
李居麗伸出右手摸向柳花英的頭,卻被她不著痕跡的避開了。
「老師我也快二十了,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啦」


『好、我知道,時間也不早了,記得要等到姐姐不要自己亂跑喔,我可能也得先走了。』

李居麗從鋼琴椅上起身後又伸手摸了柳花英的頭,但這次她只是回以了李居麗一個微笑。

接著李居麗的唇就落在柳花英額頭上了,很輕很輕的一吻。
『畢業快樂喔花英。』

接著李居麗就要揮手道別了。


「老師再見」
用著平時上下學的語氣柳花英對著李居麗揮了揮手。

明明老師就離開了卻留下這麼多東西。
被她吻了額頭後柳花英也忘了跟李居麗說

她右手無名指上的戒指很漂亮。

不過童話故事已經結束,公主也去了柳花英不知道的地方生活了。

 

本來柳花英就只是柳花英,不是王子。



END

 


 

其實五個字對於鋼琴的知識不多,甚至應該說全部是跟朋友問才略懂一二的。
所以如果有哪邊很不合邏輯(?)或是知識錯誤的也請多擔待。

這篇的由來只是因為有陣子五個字得知了朋友會鋼琴,所以向朋友小學了幾首。
聽到夢中的婚禮時就覺得好像可以寫些什麼,所以就構思了這一篇。


而這篇也是五個字的第一篇花居,所以可能有點不熟練(?)
總之個性部分如果覺得不是這樣的話也沒有關係。
每個人的感官不同←


是說其實在蕭邦 離別曲 E大調這篇跟莫札特 雙鋼琴奏鳴曲 D大調這兩篇的時間差距很大,

所以到莫札特 雙鋼琴奏鳴曲 D大調這篇的時候居麗也離開學校兩三個月了。


最後歡迎腦補喔wwww(這句不需要#)



反白就能看到密碼了 ↓

About RYU HWAYOUNG 的密碼是 5071

 

請各位斟酌拿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家寵 的頭像
家寵

TO DAY IS YOUR DAY。

家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快比貓
  • 看曲明的話我只知道夢中的婚禮! 我就google了一下原來除了雙鋼琴奏鳴曲之外, 每首我都有聽過!!只是不知道她叫啥名XD
    不過雙鋼琴奏鳴曲, 真的是好輕快的曲調啊!!!
    說實話, 我看不懂日文(傻笑) 所以我不知道篇名是甚麼意思(再傻笑)

    但是整篇文章配上那些曲一起看, 真的會有感覺, 並且有畫面浮現在眼底:)

    最後的夢中的婚禮那裡, 覺得刺眼的那裡, 最後忘記告訴她戒指很漂亮的那裡, 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

    果然是家寵出品品質保證 keke

    1推!
  • 雙鋼琴奏鳴曲的話可以去看「交響情人夢最終樂章」雖然分前篇和後篇啦,但是一起看完的話比較能懂雙鋼琴奏鳴曲的那種感覺(掩面)而且交響情人夢真的很好看野田妹也很可愛/////

    沒關係啦,因為篇名跟內容並不會太有關聯(靠)
    其實篇名我是設定成花英在居麗離開後的想法,但文中沒有提及太多所以篇名也不用太在意啦ww

    夢中的婚禮這篇我真的覺得一定要配上曲一起看,大概能更有畫面吧。
    其實除了夢中的婚禮這篇其他的我都是聽あなたに出会わなければ這首打出來的XDDD

    最後忘記告訴她,其實並不是真的忘記了,只是花英有點抗拒去接受老師結婚了的事實,
    所以選擇跟老師道別www

    其實我真的沒有什麼品質保證QAQ如果不嫌棄那就好QQ
    ˙

    家寵 於 2012/08/08 09: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