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00000.jpg

[來源於無名相簿]




好像在等什麼人來一樣。
就算自己常坐的座位被坐走了也沒關係,換個座位不就好。
她只是在等人。

等她的珠妍姊姊。
....應該是等李珠妍姊姊才對。


雖然她一次都沒有出現過。

『宥真阿,如果沒有要喝咖啡那妳還是回家好了』

「正雅姊,外面還下著雨呢,就讓我避個雨吧」

像是知道金宥真在做跟笨蛋一樣的事那般。

金正雅很婉轉的請金宥真離開不要當笨蛋。

可能真的是笨蛋吧,隨便找了理由塘塞金正雅。金宥真就自顧的觀察起窗外了。

雨阿快停止吧。

滴呀滴的,好像流血一樣,滴呀滴的。

珠妍姊姊,就像小孩子一樣,什麼都要什麼都拿什麼都不還。
比自己矮就說是因為吃的東西不一樣的關係、走累了就說要自己揹。

就算以為有些什麼該發生,可是姊姊也會任性的讓它停止。


就像我的愛一樣。


『宥真,下禮拜我就要結婚了,要來當我伴娘嘛?
「咦,鬼才當呢」
『房子要打掃乾淨,一個人住要小心安全,趕快找個人來陪你,房子好空』

講的很理直氣壯,這本來就是李珠妍。任性的人。
金宥真本來就不是什麼會抓著她的手要她不要走的人了。
要走就走遠一點。


可是拜託要回來。這是唯一請求。


不過李珠妍好像從來都沒有想要回來的意思。

還是要等啊。為了自己的心,還是要等。
至少...至少這一次再見到李珠妍。

金宥真一定會告訴她,她真的很愛她,可是也該把心還給她了。

不要讓她存有幻想
那樣好悲哀


『歡迎光臨』


本來就有人會進進出出的公共場合。
光是這麼一聲歡迎光臨還不足以讓金宥真從自己的思想裡跳脫出來。
可是走了到自己面前就應該感到奇怪了吧。
也不是說金宥真沒有朋友,可是像她這種自由業者天天晃呀晃的,除去熟識的大抵都忘記了。
尤其是像眼前這個外表冷到極點的女生金宥真還真是沒有印象。

「有什麼....
『妳是金宥真吧?嬰兒肥大眼睛,嗯,應該沒錯』

冷臉女生抓起了金宥真就往外跑。
原來沒有下雨,原來只是天暗了。
原來只是她想太多了
可能是金宥真的腦子跟手腳反應都有點慢,所以就這樣被眼前這個女生拉著走,過了很久才終於停下。

「妳到底...
『我是林珍娜,不過妳叫我娜娜就好了』

很久沒有再來的公園似乎沒有改變。
到底當初是為什麼不再來這裡的?
好像是因為自己以為它變了吧,從李珠妍跑去結婚的那天開始金宥真的世界早就變了。

「我不認識妳啊」
『珠妍姐姐認識妳啊』我也認識妳啊

或許是太久沒有聽到了,金宥真還認真的思考了一會,才反應過來她說的到底是誰,無權作答還不如乾脆禁聲
逕自的走到了公園裡的一些遊樂設施旁,晃了一圈才真正的停下來,在盪鞦韆旁邊。

「欸,我們來玩吧」
『誰要跟你玩了。』

然後金宥真就自己一個人盪起了鞦韆。
 
『看起來真孤單欸妳』
「要妳管」
『因為妳看起來比我還可憐啊』
「妳是在可憐什麼」
『我沒有人要啊』
「我還不都一樣」
『可是妳看起來更可憐』
「聽起來真是令人不快」
『我說的是實話』

金宥真轉過去正眼看著依舊冷臉的林珍娜

「妳真是比我想的還要多話」
『要妳管』
「不要學我」
『我才沒有』
「妳有」
『沒有』
「妳這個人!


『欸、金宥真,珠妍姊姊要我來還你的心』


林珍娜直盯進她眼裡的神情倒是挺認真的
金宥真停下盪鞦韆的動作,低著頭
「終於啊...

『欸!可憐的金宥真』
「妳又幹麻啊,看不出來我心情不好嗎」
『看出來了』
「那妳還...
『我不還妳』
「什麼!?
『珠妍姊姊要我幫他還妳可是我不要』
「欸欸什麼時候輪到妳說不要了」


『我會守護它到永遠,不要試探我,所以給我了不還妳』


看著林珍娜的淡定冷臉,金宥珍嘴角悄悄的上揚了。

「幫我推鞦韆」


END


家寵:

這可是我第一篇爬剖情侶的文!!!!!!!

大家將就著看畢竟因為那時候還有點不熟放學後個性有點不像。

到第二篇娜宥文的時候大家就可以看到金宥真比較爬剖的一面了(不要損人形象###)

好先這樣我好累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家寵 的頭像
家寵

TO DAY IS YOUR DAY。

家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